我根本不会写文

【泉真】流光飞舞 10(完结)

谢谢大家看完这篇狗血文,感谢大家追到现在
每一个热度每一个评论都很珍惜很高兴!
这个结局或许跨年的时候再来看会更有感觉吧
也许还会有番外
剩下的文也会更,也会开新坑和写短篇
感谢大家看完总之(鞠躬


10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游木真终于落了地。他是一个人回来的,紧急改签的机票只剩最后一张,还是个经济舱。狭小的空间、长时间的飞行觉得自己有种浑身散架的感觉,幸好行李不算沉重,到达的时候是朔间凛月来接机的,衣更真绪特地打了越洋电话拜托自己的幼驯染来做这件事情。因为是日本时间的深夜,所以让他坐开车不会让游木真觉得害怕。
相比游木真的疲惫,朔间凛月看起来精神不错,虽然这几天他也承担起了不少照顾濑名泉的工作。
“他还好吗。”游木真没有说“他” 是谁,但是朔间凛月一下子就明白。
“当然不好。”他在红灯前停下来,深夜的街道里总是安静得有些路冷清。今天没有下雪,街道上却仍然湿滑。他摇下车窗户,外面的冷风灌了一点进来,他又讪讪地关上。
“国王大人和司都从美国回来了,所以你也不是非要去看他。”朔间凛月说话的速度很慢,他又把车子启动起来,去往的地方也不是医院,而是游木真的公寓。
“我……”游木真看往驾驶座的方向,他们路过一盏一盏的路灯,驾驶座上的夜行动物的脸也跟着明明灭灭,他读不出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情绪,但绝对不是正面的、积极的。
当初是自己提出的那个条件,那么现在想要收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想要去。”
游木真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这句话。
他想要去见濑名泉,虽然他除了见他一面也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单纯地想要去看看那家伙的脸,那张曾经让他觉得可怖、心悸的脸,曾经想要百般闪躲,但是到了这个时刻,他却只想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他的身边。
“哦?”相当玩味的音节从朔间凛月的唇边溢出,“想去见阿濑?”
“是的,我想要见泉前辈,非常想。”游木真抬起了自己的眼睛,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闪躲的了。
“那么……”朔间凛月在深夜的街道上把方向盘转过一百八十度调了个头,朝着医院的方向开过去。
这绝对还不是最后,所以后悔还来得及。

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昨晚守夜的人是朱樱司,他和月永レオ也是匆匆从美国赶回来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处理好。他的电话响个不停,只好不断地走出病房跟差了十几个小时时差的地方交代学校和企业的事情,一脸疲惫不堪。
即使知道再怎么高声说话,也不会吵醒还在病床上沉睡的人。
“朔间前辈、游木前辈。”朱樱司打了个哈欠,但很快感觉自己这么做不妥,红了脸。
“泉前辈还好吗?”游木真没有心情跟朱樱司寒暄,他只是想要去看一眼濑名泉而已。
“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醒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朱樱司看了看病历,“不过上次威亚断掉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一早就对设备做了手脚。”
朱樱司把自己手里的档案调出来:“动用家里的关系做了调查,应该和上次那个‘前川’脱不了关系。”
“我……”果然还是因为自己吗。
游木真看着手机上不断流逝的时间,突然沉默了下来。
“游木前辈不必觉得自责。”朱樱司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虽然我个人还是有情绪的,但是一想到如果濑名前辈醒来,一定也不会责备游木前辈。”
“这件事情就交给朱樱家去处理吧。”朱樱司放下自己的手机,“现在就先请游木前辈进去看濑名前辈吧。”
“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朔间凛月看懂朱樱司满脸倦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边就由我来……”
“朔间前辈,我待会还有话要跟游木前辈说。”年轻的骑士就算被疲惫压身,但是表情却仍然温柔坚定。
濑名泉很安静,在游木真眼前的时候,他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总是把那些听起来羞耻的溢美之词挂在嘴边,或者说着那些只有在恋人之间才会听到的亲昵的话。很多时候游木真都想要堵住自己的耳朵,好让自己不为那些话语感到面红耳赤。但是在这种时刻,他却希望那些声音能够重新响起来,他愿意勉强听上五分钟,然后再用什么食物堵住那张可恶的嘴巴。
可是他这个愿望并没有即时应验,病房里安静得只有仪器运作的声音。
因为很多天没有晒到太阳,濑名泉的脸比平时显得更加苍白。代替进食的葡萄糖通过输液管进入身体里,维持着他的生命。
病房的床头放着一看就是鸣上岚送来的白色百合花,月永レオ的笔躺在一堆稿纸之间,人却不见踪影。濑名泉的心脏仍然在跳动着,手却冰冷得像是一块铁。
游木真把他的手十指扣紧,朱樱司贴心地为他带上了门,光被门板所隔绝,整个病房变得更加静谧而可怕起来。
游木真害怕这种安静,无论是在和母亲冷战的时候,还是这样的时刻。
“哥哥。”游木真的手抓得更紧了些,濑名泉的掌纹印在他的手里。他们从未如此贴近过,呼吸都能够彼此交换。
“哥哥。”游木真看着濑名泉仿佛被雕刻过的五官,却觉得安心了下来。
“我来了哦。”
“其实不是真的不想见泉前辈。”游木真苦笑着低下头,“会说出那样的话,也都是因为泉前辈你太耀眼了,让我没有办法站在你的身边。”
“是想要变得更加坚强,变得更加厉害以后再让泉哥哥看一下的。”
“前几天开演唱会的时候,被全场喊了我的名字,那个场景,也真的想要泉哥哥看一下的。”
“我长大了啊。”游木真把自己的额头贴在濑名泉的额头上,“已经不只是泉哥哥保护的那个小孩子了。”
“如果哥哥想要看看的话,就快点睁开眼睛吧。”游木真的额头蹭了蹭濑名泉的头发,那里的触感让他觉得很熟悉。

“抱歉。”游木真走出病房的时候,发现朱樱司坐在走廊的座椅上,靠着墙壁睡着了。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来换班的鸣上岚准时到了,朔间凛月又陷入了睡眠状态,但是好像因为少了什么,睡觉的姿势相当别扭,看起来十分不舒服。
“游木前辈。”朱樱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强行让自己从睡梦中醒来。鸣上岚冲游木真点了点头,走进了病房,朱樱司把游木真拉到走廊的尽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交到游木真的手里。
“这是前几天,濑名前辈特地发邮件过来,说想要我和国王大人过目的。”
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张被游木真打开来,那是一张乐谱,签名的部分被龙飞凤舞地写上了“濑名泉”三个大字。
“这是……”游木真看着乐谱,那是他从未听过的一首乐曲,在心里默念着旋律,却又觉得温柔无比。
“这是濑名前辈写给游木前辈的歌,我现在自作主张地把它交给游木前辈。”
“我只是做出了不会让自己觉得后悔的选择,现在希望游木前辈也可以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抉择。”
“仅此而已。”那个总是被Knights的各位保护着的后辈也有了坚实的肩膀,能够承担起自己的那一片天空。
“谢谢。”游木真点了点头,“我会好好珍惜的。”
他把乐谱贴在自己的心口,他已经得到的足够多了。

Trickstar的另外三位也回到了国内,他们的练习和演唱会仍然在继续着。圣诞节、新年的临近让他们的工作也多得喘不过气来,游木真甚至答应了经纪人提出的拍摄单人写真集的工作。拍摄、演唱会和新专辑的制作三边连轴转,游木真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他大多数休息的时间都是在保姆车和化妆间里,剩下的一点私人时间都留在了医院。
濑名泉仍然在昏迷中。各项指标已经重新恢复了正常,医生也表示因为看护得当,几乎没有造成任何不必要的损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濑名泉却始终无法醒来,仍然紧紧地闭着他的双眼。
“泉前辈。”游木真把自己买来的花束放在花瓶里,给花束换了水,“真抱歉跨年的时候不能来陪你了。”
“没事哦,人家会陪着小泉的。”鸣上岚给游木真削了个苹果,交到了他的手里,“今天人家去神社里帮小泉求签,可是个大吉哦。”
“泉前辈一定会醒过来的。”游木真点了点头,“鸣上君也要注意休息啊。”
“哎呀,小真还真的是很有礼貌呢——”鸣上岚笑着拍了拍游木真的肩膀,“怪不得小泉会这么喜欢小真。”
“嗯,我知道。”游木真第一次没有闪躲这个话题。
游木真那么坦率的反应让鸣上岚反而愣了愣,然后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因为在街道上的免费演出,所以Trickstar的跨年演唱会是有网络生放送的。鸣上岚在病房里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游木真站在街道彩灯的中央,穿着单薄的打歌服。只是他的脸上的笑容足够让看到的人觉得温暖,让周围的人忘记寒冷。
“所以——现在留一点私人时间吧。”衣更真绪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把食指架在自己的嘴唇上。接下来是惯例的solo时间,观众欢呼起来,每次solo时间Trickstar的成员总能带给他们惊喜。
今天第一位solo的成员是游木真。
白色的聚光灯打在他的头顶上,像是雪花的颜色一样。
“今天,有一首没有披露的新歌想要唱给大家听。”游木真很安静,他摘掉了眼镜,绿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好像有很多话想要说。
观众再度欢呼起来,新曲披露可以说是最激动人心的事情。
“想要给某个特殊的人。”
游木真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拉过了话筒架。那颗雪花的胸针架在他的演出服上,闪闪发亮。

“小泉?”鸣上岚感觉自己手边的人动了动,冰冷的手指在床单上弄出了褶皱。
“医生!”鸣上岚冲到走廊上去寻找医生,沉睡了太久的濑名泉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好烦人啊——”濑名泉许久不活动的胳膊有些勉强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
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游木真正在清唱着那首自己在心里响起千百遍的,想要这个人唱出来的旋律。
“老幺又做了多余的事情啊……”濑名泉一边笑着一边抓过了自己震动起来的手机。游木真的演唱结束,他不耐烦地关掉了电脑。
“喂?”
“泉前辈。”游木真那边的声音很嘈杂,但是像是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声音很快变得清晰起来。
“游君?”
“听鸣上君说你醒了。”
“刚刚。”
“有话想要跟泉前辈说,前辈千万不要打断我。”游木真似乎是一边走路一边讲话,空气流动的声音相当地明显。
“一直以来真的很感谢泉前辈,虽然过去有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如果说泉前辈以前算是温柔的暴力的话,那么我也早就成为了泉前辈的共犯,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过去真的很对不起,以后真的不会了。”濑名泉忍不住插了嘴,“如果可以的话,游君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
接近午夜,医院里的气氛也变得欢乐起来,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尖叫,似乎想要纾解自己内心的欢愉。远处天边有烟花绽放,像是曾经的夏夜。
“我说了泉前辈别插嘴。”游木真的呼吸平复下来,“那我提个条件吧。如果泉前辈可以在今年结束之前看到我,我就答应泉前辈说的。”
“可是现在已经是11:59分了。”濑名泉匆匆拔掉了自己手上的针管,在地上找着自己的鞋子,他回忆着刚才电脑屏幕上Trickstar演出的地点,就算只有一分钟,他也不打算放弃。
他打开病房门,却看到游木真靠在墙角。时钟敲了十二下,他心目中永远不会长大的小王子已经是大人的模样了。
他看着他放下手机,笑着对自己说。
“新年快乐,泉哥哥。”
END

评论(21)
热度(171)

©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 Powered by LOFTER